banner1
对已经被污染的土壤
2019-07-03 09:5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坚持绿色发展,加大环境治理力度,以提高环境质量为核心,实行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两会上,政协委员对此有话要说。

围绕土壤污染防治问题,农工党中央组织专家开展了长期调研,今年两会提交了《完善土壤污染防治法律体系依法遏制土壤污染的建议》,呼吁尽快建立健全土壤污染防治法规标准体系,让土壤污染防治建立在法治的轨道上。

“湖北省年初通过了《湖北省土壤污染防治条例》,可以鼓励先在地方立法,形成试点,总结经验,最后上升到国家层面立法。” 潘碧灵说道。

唐明也建议,要加强源头治理力度,减少污染排放。把土壤环境质量监测纳入常规环境监测体系,在现行《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中,增加包括重金属和有毒有害有机污染物等在内的污染物种类,建立土壤环境保护标准体系。

全国政协常委、农工党江苏省委会主委周健民则建议,《土壤污染防治法》应突出重点,坚持保护优先、防治结合的理念,健全土壤环境质量监测和评价制度,注重增强法律可操作性。注重多元共治,推动政府、企业和公众的积极参与。

“以前这块地寸草不生,如今可以种桑树了。”广西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安乡农民覃海芳,指着曾被重金属污染过的土壤说。

这也与温香彩的想法不谋而合。她认为,土壤修复不能只依靠政府力量,应该多管齐下,通过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依托市场的作用,扩大企业积极性,形成共同合力。

2015年环保部已完成有“土十条”之称的《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动计划》,并提交至国务院审核;与《土十条》相对应的《土壤污染防治法》也列入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并启动了前期工作。

总体上看,我国土壤问题是高强度工业污染源和酸性物质沉降带来土壤污染,与农业高化肥、农药投入导致土壤衰退这两方面联合冲击形成。其中重金属土壤污染的危害性最为严重。 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民盟盟员唐明表示,重金属污染不仅能够影响土壤微生物和植物的生长发育,造成减产,更重要的是土壤里的重金属极易通过农产品或受污染的水进入食物链,危及人类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污染后的土壤修复,是摆在很多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环江的土壤修复项目共计修复污染农田1280亩,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的土壤修复工程,摸索出了以“地方政府主导、科研单位技术支撑、农民主动参与”的农田土壤修复工程模式。

为此,唐明建议启动重大科研攻关项目,组织本领域的专家共同致力于土壤重金属污染的修复技术研究,对已经被污染的土壤,针对不同的污染程度、不同的污染来源,研究不同的修复技术。(记者 王恺强)

“我们国家有《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但土壤污染防治在国家层面尚无专门性的法律法规。”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民进湖南省委会副主委潘碧灵认为,无论是从土壤污染的严峻形势还是土壤污染防治的法律滞后来看,立法工作都有很强的紧迫性。

农工党中央在提案中也建议引导和鼓励社会资金进入污染土壤修复、有机肥商品化生产和使用、废旧农膜回收加工利用等领域,加快培育土壤环保产业。

土壤污染治理过程中,还面临很多技术难题,需要加强科技创新,提高治理效率,降低治理成本。

2014年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我国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主要无机污染物包括镉、汞、砷等重金属。

“我们现在存在土地污染问题,通过点位调查,重度污染占1%左右,需要很好地治理。”3月7日,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土地是庄稼之母,地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土地是农业的重要要素。

“民以食为天,食以土为本。没有安全优质的土壤,哪有放心的‘菜篮子’、‘米袋子’。”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环境检测总站办公室副主任、民革党员温香彩在2010年就提交了关于土壤污染防治的提案。

“天蓝不蓝,水清不清。”一点一滴的变化都被人们看在眼里,土壤的污染却很容易被我们忽视,但它却真真切切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土壤安全事关农产品安全,从地头到餐桌,关乎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对于《土壤污染防治法》列入立法规划,很多委员表示期待,并提出一些参考性的建议。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nre.net.cn六和采报,奇淮特码诗,六和采两肖中特版权所有